請登錄 免費注冊 English
關注我們
李廣乾 | 再議產業互聯網的混亂邏輯
2018-12-03    來源:    發布者:
   內容摘要:在過去的一年多時間里,在我所撰寫的“作為偽概念的產業互聯網”一文的影響下,“產業互聯網”一度銷聲匿跡,但是最近卻又沉渣泛起了,讓我深感意外。然而,一個邏輯混亂的概念,終歸難登大雅之堂。一個負責任、有擔當的互聯網企業應該慎用產業互聯網,從所謂的消費互聯網向工業互聯網轉型。
   關鍵詞:產業互聯網,互聯網,工業互聯網,偽概念
   一、沉渣泛起的產業互聯網
   針對一些人缺乏研究功底卻又好造新詞、玩概念的毛病,我寫了“作為偽概念的產業互聯網”(以下簡稱“偽概念”)的評論文章,并于2017年8月8日發表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信息化評論”上。文章一經發布便受到人們的廣泛關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官網和《人民郵電報》進行了登載,各大網站也紛紛轉載。
   廣泛的傳播自然產生了積極的社會效果。在此后的一年時間里,產業互聯網相關的活動已經大為減少。實際上,一向以創立新概念、引導新潮流而著稱的阿里巴巴和馬云,寧愿主打“新零售”、“新制造”,也不去碰觸所謂的“產業互聯網”的說辭。官方層面,也從未出現所謂的產業互聯網的論述。尤其特別的是,國務院在2017年11月出臺《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在全社會大力推進工業互聯網特別是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建設。在這種一邊倒的情勢下,“產業互聯網”看似銷聲匿跡了。
   然而,最近一段時間以來,“產業互聯網”似乎又沉渣泛起。這種情勢,可以從兩篇有關產業互聯網的專題文章看出端倪,即《產業互聯網的商業邏輯》(以下簡稱“商業邏輯”)和《產業互聯網:機遇何在?如何破局?》(以下簡稱“機遇破局”)。然而,仔細研讀之后,我們發現,這兩篇文章不僅仍然沒有說清楚產業互聯網的科學合理性,反倒是平添不少錯誤。
   這兩篇文章的問題主要表現為以下兩個方面:
   首先是望文生義。而且是“望”著中“文”,“生”出了洋“義”。
   這兩篇文章幾乎不約而同地認為,要理解漢語的“產業”一詞,必須查英文字典,找“Industrial”!而“Industrial”翻譯成中文有兩個意思,“工業”和“產業”;而且,產業包羅萬象,工業只是產業的一部分。于是,漢語的“產業”一詞,最終通過英文單詞“Industrial”的神奇作用,生出了父子雙胞胎來!——這真是神了!
   其實,要準確地理解“產業互聯網”的來龍去脈,根本就用不著去查英文詞典。因為,“產業互聯網”一詞是土生土長的,是國內一些IT人士首創的,跟英文單詞“Industrial”沒有一毛錢的關系!在“偽概念”一文中,我就專門提到,“產業互聯網”是2014年前后由國內一些IT人士提出并大力倡導的。因此,如果從英文字典去尋找“產業互聯網”的含義,真是找錯了地方,也抹殺了這些IT人士對此問題的“知識產權”了。
   其次是漏洞百出。
   上述兩篇文章存在諸多的錯誤,下面分別舉出一兩例,供各位參考:
   一是刻意模糊“工業互聯網”與“產業互聯網”之間的邏輯界限。與土生土長的“產業互聯網”不同,“工業互聯網”則是舶來貨,最初(2012年前后)是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提出、提倡并介紹到國內來的。從這里可以看出,那些IT人士在2014年提出“產業互聯網”時,工業互聯網就已經存在了。按理說,這兩者之間肯定是不一樣的,不然他們也就沒必要去重復做同一件事情。
   然而,為了證明“產業互聯網”的普適性,“機遇破局”一文認為,應該將GE于2012年發布的那份著名報告,即《Industrial Internet:Pushing the Boundaries of Minds and Machines》,翻譯成《產業互聯網:打破智慧與機器的邊界》,“產業互聯網”應該是“Industrial Internet”的通行翻譯,因為該報告還涉及到了航空管理、醫療等領域。
   不過,“機遇破局”一文的這種強詞奪理、死拉硬拽的做派,并不能掩蓋工業互聯網的工業屬性及其與當前所謂的產業互聯網之間的根本差別。實際上,GE的上述報告,后來有三分中文版本:GE官方中文版、工信部國際經濟技術合作中心版、機械工業出版社版。這三個版本的譯法都是一樣的,即“工業互聯網:打破智慧與機器的邊界”。因此,如果該作者能夠多花些時間,多做些功課,將這些材料都收集、對比;如果他有比較扎實的研究功底,研究并理解了制造服務化的發展趨勢;如果他仔細地研究過工業互聯網和工業4.0的總體架構框架及其標準化文獻的話……那么,他就不敢說,人們將GE報告的“Industrial Internet”翻譯成“工業互聯網”是錯誤的。
   二是狹隘地理解“信息(互聯網)”。“商業邏輯”一文說,“我們也可以觀察到在很多領域,比如傳統制造業,信息暫時還不是其面臨的核心商業障礙,那么互聯網短時間內就很難發揮作用。”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出,“商業邏輯”一文仍然是從傳統貿易(電子商務)角度、從克服供需雙方信息不對稱角度去理解“信息”(互聯網),沒有看到以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對于傳統制造業的深刻影響。如果文章作者能夠仔細學習一下2017年11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具體關注一下當前工信部在全國各地所開展的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工業APP、工業互聯網平臺試點示范等工作,就知道新一代信息技術對于傳統制造業正在帶來的顛覆性的影響。這種影響,一點也不亞于電子商務對于傳統零售業的影響。
   “商業邏輯”一文對于平臺經濟的認識也有所欠缺。文章認為,“共享單車并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平臺特征”。然而,如果我們從BAT平臺對于共享單車的加持作用,就很容易明白平臺對于一些跨界融合行業的巨大無比的作用和影響了。實際上,正是由于依托微信平臺的作用,摩拜單車才會幾乎在一夜之間就遍布大江南北。這種極端情況,人類產業發展史上還從未出現過,而這正是微信平臺的威力所在。
   微信平臺和摩拜單車的這種相互作用,已經超越了我們之前所討論的平臺的作用了。我曾經與他人合作寫過一篇論文,叫“電子商務平臺生態化與平臺治理政策”(發表在2018年第6期的《管理世界》),我們將類似微信平臺和摩拜單車的這種相互作用稱為平臺生態化,并區分了大平臺和小平臺的不同作用。在這個分析框架之下,就不會再有人說“共享單車并沒有表現出明顯的平臺特征”了。
   這兩篇文章還存在其他的一些問題,這里就不一一贅述。
   二、合理認識、對待產業互聯網
   在評論完產業互聯網相關的觀點之后,我們再來具體分析一下,我們該如何認識和對待近年來的產業互聯網的發展?為此,我從以下兩個角度去論述。
   1、產業互聯網提出的背景
   我在“偽概念”一文中曾經對此有過專門論述,而且自認為最能反映“產業互聯網”出現的主要原因。在這里,我再重述一遍。
   當時提出這個論斷的背景,我們可以概括為這樣兩個方面:
   首先是百度、阿里和騰訊(BAT)已經確立了其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的重要地位,并在一些領域產生越來越大的影響。這些影響,既有讓人叫好的一面,也有讓社會抱怨的一面,例如假貨問題、競價排名的商業欺詐、不斷強化的經濟壟斷等。這些問題促使人們思索BAT之外的互聯網經濟發展模式。就這個意義上講,人們提出“產業互聯網”也有點兒“報復”BAT的涵義在里面。
   其次是以物聯網、云計算、大數據和移動互聯網等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日益深化的應用,給傳統產業發展面貌帶來巨大改變,跨界融合所帶來的各種各樣的新業態,不由得讓人們對未來的產業發展模式產生諸多幻想。在這些幻想中,一些人尤其希望能夠因此克服BAT以泛娛樂化為主要內容的互聯網經濟發展困局,讓互聯網走向“脫虛向實”的道路。這很給人一種“產業報國”的情懷。
   2、如何認識從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型?
   從上述背景分析來看,“從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型”是看起來給予“產業互聯網”這個概念以最大說服力的論斷。深究起來,這個論斷隱含了兩個前提:首先,消費是不創造社會價值的,只有產品或服務的生產才帶來社會財富的增長;其次,只有產業才生產社會產品,而消耗社會產品的消費與產業發展沒有關系。但是實際上,社會再生產過程的生產、分配、交換和消費四個環節,都可以采取產業化的形式,因此在消費領域也有產業服務與產業發展問題。既然如此,消費領域的互聯網經濟同樣也應該屬于所謂的產業互聯網的一部分。因此,“從消費互聯網向產業互聯網轉型”這句話本身,就存在一個內在的矛盾。關于這點,我在“偽概念”一文中,還進行了具體的闡述。
   這個內在矛盾普通民眾并不容易看出來,他們更在乎的是產業互聯網與工業制造業的關聯。那么,產業互聯網真的能推進我國工業制造業的互聯網化嗎?
   長期以來,我國經濟發展存在一種對比鮮明、涇渭分明的局面:一方面,十多年來我國的互聯網經濟突飛猛進,電子商務交易額已經躍居全球首位;另一方面,制造業長期處于微笑曲線的低端,急需通過信息化實現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然而,盡管這種需求如此地迫切,但互聯網行業的IT和信息化資源卻一直無法有效地融入工業制造業當中去,使得我國的“兩化融合”戰略長期無法得到有效實施。
   2015年我承擔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重點課題“新時期我國工業信息化發展戰略研究”的課題研究工作,其使命是探尋新時期我國“兩化融合”戰略的實現路經。為此,當時我也關注到剛興起不久的產業互聯網,但在深入研究之后,感覺產業互聯網是個來路不明、目標不純、不清不楚的概念,無法承擔新時期推進我國“西化融合”戰略的歷史重任,于是最終選擇放棄。與此同時,我也在密切關注美國、德國等工業發達國家工業信息化推進政策的最新發展動態,并深切地意識到美國、德國所提出的工業互聯網(工業4.0)平臺對于新時期我國推進“兩化融合”戰略的極端重要性,并完成了“盡早啟動工業互聯網平臺項目,搶占國際有利地位”的研究報告。
   關于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歷史性意義及其對我國工業信息化的重要價值,我在報告的前言部分分兩段進行了初步的論述:
   隨著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和德國西門子公司近期相繼推出自己的工業互聯網(或工業4.0)平臺,全球工業制造業由此迎來平臺競爭時代。這個轉變將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不僅將從根本上顛覆人類工業制造業發展模式,也將深刻地改變未來國際產業分工與國際貿易競爭格局。
   工業互聯網平臺為我國工業制造業實現彎道超車提供了難得的歷史機遇。然而,由于美國、德國的先發優勢,我國發展自主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前景相當嚴峻。當前要奮起直追,將其置于我國“制造強國”戰略的核心地位,在國際工業互聯網平臺競爭中盡快占據有利地位。
   盡管該報告是當時國內外有關工業互聯網平臺問題的開篇之作,有的專家甚至將其看作是純粹的理論研究成果,但是仍然受到有關領導的高度重視,公布之后也引發全社會的廣泛關注,從而直接推動了當前我國工業互聯網平臺的發展熱潮。
   國家選擇工業互聯網(平臺)而非產業互聯網,自有其歷史的必然性。對于互聯網企業來說,貫徹落實國家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戰略、加快工業互聯網的戰略布局,才是正確的企業戰略抉擇,而不是舉著所謂的產業互聯網的旗幟、繼續行走在泛娛樂化的道路上。
   三、互聯網的下半場與產業互聯網
   近來,我國一些核心互聯網企業都在著眼于“互聯網的下半場”而謀篇布局。從最近發展情況來看,這些企業的互聯網下半場的戰略布局主要分三種情況:
   一是固守型。一些互聯網企業在所謂的新零售的大旗下,仍然耕耘在電子商務經濟領域,例如京東、蘇寧等。
   二是演進型。一些互聯網企業基于互聯網經濟發展趨勢,不斷提出各種發展理念,最終定情于工業互聯網(平臺)。這方面尤其以阿里巴巴為代表。阿里先是布局新零售,今年9月19日又提出了“新制造”。由于感到“新制造”的忽悠成份較多,我便立即寫了篇“了無新意的新制造”的評論文章,深受業界好評。也許是受到我的這篇論文的刺激,“新制造”還沒捂熱呢,阿里巴巴接著就在11月22日發布了“飛龍工業互聯網平臺”。阿里的這個抉擇是實在、明智的,不僅緊跟國家的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戰略,也充分地把握住了信息化發展趨勢和要求。
   百度也屬于這種類型。百度雖然在其主業的搜索業務上遭人詬病,但近年來在人工智能特別是智能駕駛方面取得顯著成績,占據了這個行業的領先地位,在“互聯網的下半場”率先實現轉型。
   三是炒作型。不少互聯網企業扯“產業互聯網”作大旗,開展各種非工業制造業的信息化跨界融合業務;然而,雖然其中的一些熱點領域仍然還有一定的發展空間,但卻早已過了風口的窗口期,而且仍然無法掙脫BAT平臺的羽翼控制。目前,一些風險投資公司很喜歡使用“產業互聯網”的說法;為投其所好,一些希望被風投“眷顧”的小型初創企業也以“產業互聯網”為噱頭而大肆炒作。
   最近騰訊公司在進行企業結構改革,明確提出今后要向“產業互聯網”轉型。在現在的這個時候,騰訊還主打“產業互聯網”,讓人深感意外:20年來,難道騰訊自己所從事的就不是產業嗎?難道騰訊自己辛勤耕耘了20年的互聯網就不屬于“產業互聯網”嗎?
   現在還很難說,上述企業針對“互聯網的下半場”所作的戰略抉擇,孰優孰劣?所有這些,都將由若干年之后的市場去評判。然而,那些構成企業戰略抉擇的產業發展方向、口號等核心要素,必須清晰、明確、簡潔。這點是毫無疑問的。
   結束語
   我一直在糾結,該不該寫這篇文章?一些業內好友,也勸我別再費那個神了。不過,考慮再三,我最后還是決定再寫一篇。
   初衷包括兩個方面:
   首先是希望進一步糾正人們在“產業互聯網”上的認識錯誤。如果純粹從語言翻譯角度上講,將“Industrial”翻譯成中文的“產業”和“工業”無可厚非;但就“產業互聯網”來說,“出口轉內銷”的套路就走偏了。因此,要正確認識和理解“產業互聯網”,一是必須結合我國互聯網經濟發展的特定歷史背景,二是要考慮“從消費互聯網轉向產業互聯網”的具體論述及其內在矛盾。
   其次是為我最早倡導的國家工業互聯網平臺發展戰略鼓與呼,希望能有更多IT和信息化建設資源真正地融入到工業制造業中去,實現我國制造業的“大且強”。
   我的博士論文就聚焦網絡外部性。這樣算起來,我在IT和信息化領域也已經辛勤耕耘了20年了。在這20年當中,自己撰寫了大量有關IT和信息化方面的研究報告。這些報告,除了上述要求“盡早啟動工業互聯網平臺”的報告外,也有推進國家電子政務發展的,以及建議盡早重啟二維碼支付業務從而讓我們一躍成為“無現金社會”的……可以說,自己就是國家IT和信息化發展的見證者、參與者。因此,作為一個智庫學者,真誠地希望一個負責任、有擔當的互聯網企業慎用產業互聯網,真正地從所謂的消費互聯網向工業互聯網轉型。
   在寫作過程中,作為國家智庫研究人員,筆者總是力求根據產業發展的真實情況進行客觀評價,就事論事。當然,也許有評價不到位或由于信息不充分而出現評論不當的情況,還請大家批評指正。另外,本文僅為個人研究論文,不代表我就職單位的觀點。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李廣乾 來源:“信息化評論”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
關注我們

官方微信公眾平臺

活動推薦

主管機關: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登記機關: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

社政登記:社政字第3317號

版權所有 ? 中國機電一體化技術應用協會

建議使用分辨率1024*768,使用IE6.0以上的瀏覽器

京ICP備13008418號-2

Copyright ? 2015-2020 Cameta.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百度統計:

掃描關注官方微信

掃描關注官方微博

电子游戏英语怎么写 幸运赛车规律 秒速快三开户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 北京时时彩票是合法的 江苏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 贵州省十一选五一定牛 上海股指期货配资 辽宁十一选五规则 新疆11选5开奖一定牛 中信证券股票行情查